首页 玄幻小说 天庭小狱卒 第3393章 膨胀归膨胀,诚信不能丢

第3393章 膨胀归膨胀,诚信不能丢

天庭小狱卒 零九二五 4495 2020-06-01 21:42:00
推荐阅读: 玄天邪尊万能驱动女巫收集专家三世独尊乡野诱惑
13to.com
要塞读网-无广告小说
    而理论上,在没有世界原点的情况下,别说是晋升天尊了,就算是圣主,也不可能引下无上规则。

    “难道和三法同修有关?”思来想去,刘浪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,或许也是唯一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尽管,灭神图录,不灭金身诀,魂典三套功法,他早就掌握,但一起搞,眼下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星空规则下,有三条修炼法门,一为炼气,二为炼体,三为炼精,所对应的能量分为元力,气血之力,精神力。

    很早的时候,这三种能量,就可以刘浪的体内相互转化,而在相互转化过程中,会形成一种中间态的能量。

    这种中间态能量,无疑是超越了星空规则的,就如神王之力,立足于星空规则之上。

    可那时候为什么没有引下无上规则?

    规则原因,应该是曾经中间态能量,只能瞬间存在。

    但这次三法同修,随着三种强悍的功法同时运转,中间态能量,变成了一种稳定且持续的能量。

    是以,无上规则,也就是神王之光,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这样!”

    前前后后梳理了一遍,刘浪这唯一的可能,就不是可能,而且事实。

    “这样看来,以后还真不能轻易地三法同修了,这动静确实有点儿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刘浪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依照宋友良等人的描述,看到神王之光的,可不仅仅是羽族的这几个高层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和宋友良抱有同种猜测,认为他已经晋升神王级术炼师的人,还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当然,这还是只是现在,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,整个核心星域,都会知晓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神王之光,晋升神王,而整个核心星域,神王级强者不足两掌之数,神王级术炼师,更是一个没有,从话题性上,要远远超过之前破解瞳族法阵,改造识海。

    扫视着满心喜悦的宋友良等人,刘浪是想解释两句的,可是,转念一想,解释了也白解释。

    就算羽族高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又能如何,外边的人还是该怎么传怎么传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整个核心星域的人,都叫到羽城,开一场说明大会吧?

    更何况,被误认为神王级术炼师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别看羽族联合了天擎宫,邀月城,苍凌学院三大势力,但在排名靠前的强族面前,还是不够看,毕竟,联合归联合,真玩命的话,三大势力肯定会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神王二字,就如三界凡间的核武器,其震慑之力还在实际的破坏力之上。

    未来,没有神王的强族和势力,对上羽族,势必会退避三舍,即便是有神王坐镇的强族,恐怕也得好好思量一下。

    “干脆就这么演下去!”

    思来想去,刘浪决定将计就计,有一个神王身份,总归利大于弊,又何必做多余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术道永无止境,并无大成之说,毕竟,星空之外还有星空。”真讲我是神王如何如何,刘浪着实不好意思,沉默了两三秒,刘浪从另外一个方向阐述道。

    “星空之外还有星空?”

    羽族的高层们,修为虽然都不低,但没有一个是搞术炼的,如此高大上的问题,自然是从未考虑过。

    其实,不单是他们,核心星域百分百九十九点九九的人,都不会考虑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,这片星空都没混明白,再考虑其他的星空,那步子迈得未免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如今,刘浪一语触及到众人的知识盲点,以宋友良为首的羽族高层更加确信,刘浪已经成为神王级术炼师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二长老宋正言的传音石,忽然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传音网络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,因为神王之光的压制,羽城之内的传音网络,传送网络全部瘫痪,如今,神王之光消失,一切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宋正言马上接通传音。

    很快,传音石内,就传来使者区负责人的声音,“二长老,各族以及各势力的使者,请求觐见羽皇大人。”

    使者接待,由二长老宋正言全权负责,所以,使者们有什么要求,都是第一时间找宋正言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宋正言回复,旁边的族长宋友良先说话了,“羽皇大人的时间多宝贵,哪是他们想见就能见的。让他们老实呆着,呆不住的哪来的回哪去!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羽皇见见那些使者,倒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可现在,羽皇不一样了,这片星空之下,有资格和刘浪面对面对话的人,能超过十个吗?

    宋友良觉得肯定没有。

    别说是几个长老级的使者,就算各族各大势力的老大来了,跪在羽皇府的门前,见与不见,那也得看羽皇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膨胀了,真心膨胀了!”

    俗语有云,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如今的宋友良,无疑就是鸡犬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能怪宋友良。

    宋正天失踪之后,羽族江河日下,作为族长宋友良为了保住羽族,处处忍让,谨小慎微,生怕一个不小心,为羽族引来祸患。

    哪怕是羽族和三大势力结盟之后,宋友良依旧习惯于之前的做派。

    就刘浪所知,此前,宋友良还特意去使者区慰问各族使者,而今,宋友良终于放飞了自我。

    刘浪有心劝诫宋友良两句。

    可仔细琢磨了一下,又觉得宋友良现如今的表现,也没什么不妥,如果宋友良还是那副唯唯诺诺的模样,他这出空城计,岂不是分分钟穿帮?

    “嚣张点儿好,嚣张点儿好啊!”

    尽管,刘浪没有到过那些顶尖强族,但用屁股想,也知道那些有神王大能坐镇的顶尖强族,都是鼻孔朝天。

    真要跟那些顶尖强族比,宋友良仅是放两句狠话,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好在,从宋友良现在的状态来看,很快就能放飞自我。

    “族长说得很对,我这里的确还有很多事情要忙,各族的使者就不见了。”想清楚一切的刘浪,为宋友良增强信心。

    “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待刘浪说完,宋友良问传音石另外一头,使者区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“听懂了,听懂了!”

   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使者区负责人,诚惶诚恐地切断了传音,几天前,族长对各族使者,还是客客气气,怎么一转头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?

    使者区负责人想不明白,好在,他也不需要想明白。

    反正天塌下来,有个高的顶着,他只要把族长的原话,复述给那些使者就行了,至于后果如何,跟他没半毛钱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羽皇大人没工夫召见你们,你们想留就留,想走就走。”很快,使者区的负责人,就将核心思想,传达给各族使者。

    刚刚结束大讨论的各族使者,立刻就一核心思想,展开了第二轮的大讨论。

    羽族对他们的态度转变,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而最终的讨论结果,就是羽族不是曾经的羽族了,羽族当真有了神王境大能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神王境大能,自然是没有工夫召见他们的羽皇。

    虽然,各族使者被圈在使者区,但并没有剥夺自由,该发消息,还是能消息,很快,他们就把这个消息,传回到自己所属的势力,而后,这个消息,又通过这些势力,继续向外传播。

    仅仅用了三天时间,羽族诞生新神王的消息,就散遍核心星域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其传播速度之快,也从侧面印证了,这是一个极具爆炸性的消息。

    开玩笑,整个核心星域才几个神王?

    如果新神王诞生在魔族这种超级强族,倒也没什么,毕竟,魔族本就有神王强者,一个神王,两个神王,三个神王,区别都不大。

    可是,新神王却诞生在排名末流的羽族。

    而又神王大能坐镇的羽族,注定不会满足现有的领地,夸张吞并势必会成为主旋律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平静了许久的核心星域,又要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有神王的超级强族,倒还能绷住劲,但没有神王的种族,哪怕是排名前十的强族,也免不了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毕竟,神王是大杀器,即便拥有百万圣主,依旧扛不住,万一,被羽族盯上,现有的排名,立刻就会成为历史。

    未免这样的悲剧发生,未雨绸缪,成为核心星域九成势力的选择,简单来说,就是不能等羽族打上门,再做谋划。

    相比于整个核心星域的躁动,作为此事焦点的羽城,异常平静。随着传送网络和传音网络恢复正常,滞留在羽城之外的物资和人员,终于得以进城。

    羽族按部就班地接受着三大势力送到的物资,三大势力等待改造识海的术炼师,也被安置早就准备好的居所。

    原本,三大势力是准备刘浪把这一批术炼师改造完,再运送契约中的第二批物资。

    可是,现如今,情况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综合各方面的情报,以及羽族放出的消息,刘浪已晋升神王,至于武道神王还是术道神王,暂时还不明确。

    但是,作为和刘浪有过诸多接触的三大势力,天擎宫,邀月城,苍凌学院,一致判定,刘浪是术道神王。

    这就更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,此前的百万年中,核心星域没有一位术道神王,就像是圣阶术炼师经常成为圣主强者的座上宾,刘浪这个术道神王,也很可能成为那几位武道神王的座上宾。

    毕竟,再强的强者也需要术炼师的帮助,就比如现今核心星域的武道神王中,至少有两位,还使者低一档圣器,那种感觉就像是圣主还使着天阶仙器一样。

    以前,他们没办法,因为没有神王级术炼师,所以,炼制不出超越圣器的神器。

    而现在,神王级术炼师有了,那两位武道神王九成九会登门求器。到时候,以神器为筹码,排名前五的顶尖强族,都有可能成为羽族的盟友。

    到那时,同为盟友的天擎宫,邀月城,苍凌学院,可就没有什么存在感了。

    羽族甚至可以一脚把三大势力踢开。

    认清这一现实的三大势力,根本不敢催促刘浪,为第一批术炼师改造识海,非但不敢催促,他们还要以最快的速度,把剩余的物资,运送到羽城,以夯实结盟基础。

    以前的结盟,更多的是羽族倚靠天擎宫,邀月城,苍凌学院,毕竟羽族自身实力不足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情况变了。

    如今扒紧羽族,更准确地说,是羽皇这艘大船,成为摆在三大势力面前的头顶大事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由留在羽城的严天禄,田承宣,蒋兴火,与羽族交流,已经显示不出对羽族,羽皇的尊重。

    天擎宫宫主,邀月城城主,苍凌学院院长不约而同地亲自上阵,押送着剩余的物资,疾赴羽城。

    虽然人来没到,但消息先传到了羽城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的羽族已今非昔比,随着羽皇晋升神王,别说是见羽族第一人羽皇了,就算是见羽族第二人羽族族长宋友良,都得排队,天擎宫宫主,邀月城城主,苍凌学院院长,不得不提前预约。

    而收到消息的宋友良,第一时间找到刘浪,向刘浪请示,“羽皇,识海改造的事,要不要缓一缓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缓一缓?”刘浪不明白宋友良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此一时,彼一时,现在天擎宫宫主,邀月城城主,苍凌学院院长正在赶来羽城,好好谈谈的话,应该还能榨出血来!”

    宋友良摩拳擦掌道。

    曾经,宋友良针对天擎宫,邀月城,苍凌学院提出九档方案,而最后刘浪把宋友良的最高理想,定为了底线。

    那时的宋友良,甚至觉得刘浪是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可最终,刘浪以四倍于底线的价格,结盟三大势力,经过那次心灵上的洗礼,宋友良感觉自己,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向。

    只是,对于宋友良想再敲三大势力一笔的想法,并不认同。

    膨胀归膨胀,该有的诚信,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三大势力还有其他事求我们,我们可以大胆的谈,但已经讲好的事,就不要变了。”

    刘浪想了想说道:“现在就把三大势力的术炼师,带到羽皇府吧,我给他们改造识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