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恐怖小说 旱魃神探 第44章 你不打我一顿?

第44章 你不打我一顿?

旱魃神探 巫九 2394 2020-04-01 18:31:00
推荐阅读: 我捏了几个平行世界黥心我要做阎罗道姑翾楚十月蛇胎
13to.com
看小说上塞读网www.13to.com
    彭村五十年前,所有人搬走?

    胡雄失联后,车辆又停在了彭村这里。

    难道两者间有什么联系吗?

    “白先生,如果你们想去彭村,开车沿着公路开三公里左右,左侧会有一条山路,那里通向彭村,我接到的命令是看守这个现场,不能擅离职守。”

    彭治林用需要看守胡雄车辆的借口,不愿意前往彭村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。”白川面无表情,手掌在鼻尖挥走烟味。

    三人回到车上,白川开车沿着山路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三人驱车赶到,这是一条石板小路,直通山林。

    石板小路宽约有一米,地上枯黄的树叶铺了一层又一层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看。”李长青发现,这些枯树叶,有不少被践踏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蹲下仔细一看:“应该就是近期的,如果彭村真的已经荒废五十年,应该没有多少人会随意出入,有可能会是胡雄。”

    “先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白川看着脚下的脏乱树叶,他顿时有些犹豫,但还是硬着头皮沿着石板路往上走,李长青和唐小雨则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这里的树木高大茂密,将阳光彻底挡死,让这条山路,显得有些阴森,冰冷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,你经验比较丰富,如果A级事件和这个彭村有关,你认为会有什么联系呢?”

    白川拨开一根拦路的树枝,平静的说:“那只邪物诞生的地方,恐怕和这个彭村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阴邪之气也很浓郁。”

    “阴邪之气?”

    李长青有些好奇,他看了看四周,除了有些冷之外,倒是并没有什么别的发现。

    不过唐小雨此刻却是双手环抱胸前,时不时还停下跺跺脚:“这里好冷,跟在冰窟窿里一样。”

    李长青拿起软呢帽:“你先进来。”

    唐小雨毫不犹豫的钻进软呢帽中,这样的环境,让她感到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有灵气吧?可以尝试把灵气汇聚在双眼,就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李长青边走,便将体内的灵气慢慢汇聚到双眼的位置,再一看周围的场景。

    有一股淡淡的黑色雾气,弥漫在这片路上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阴邪之气?”

    李长青是第一次见到,他颇为好奇,这些阴邪之气外观上,和雾气差不多,只不过是纯黑色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伸手一摸,却没有触摸到任何的东西。

    白川边走边介绍:“如果一个人长期生活在阴邪之气中,会导致阳寿减少,重病缠身等症状。”

    忽然,周围的树林,传来沙沙之声。

    周围的所有树干,仿佛有人在摇晃附近的大树,树叶沙沙狂掉,如下雨般。

    “白,白先生。”

    待所有树叶静止,整条路上,就只剩下自己一人了,白川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李长青急忙朝四周看去,依然没有人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吗?”

    李长青捏了捏头顶的软呢帽。

    “在呢在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唐小雨的声音,李长青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,他面色严峻了起来,白川,为什么不见了?

    “李长青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树林,传来一道诡异的女人声音,直钻内心深处。

    李长青微微皱眉,往台阶上一看,此时,一个美貌少女正站在上方,她穿着一身红色旗袍,她慢慢走来,款款深处白皙的手,想要去牵李长青。

    “她有问题。”软呢帽内传来唐小雨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长青心道,这还用提醒么,在这个诡异的地方,白川忽然消失不见,又出来了一个诡异女人。

    李长青眯起双眼,就在女人来到他面前后,李长青揣兜的手里,拿出一把敕咒符。

    “电火烈摄,南方火君。飞毒万丈,震飘八方。真符化形,速显真灵。急急如律令。”

    然后,一把敕咒符,全往这女人脸上拍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女人尖叫的声音传来,敕咒符燃烧起熊熊焰火,在女人的脸上不断灼烧。

    这股火焰,随着女人的惨叫,渐渐遍布她的全身。

    不过她却没有死,变成火人,依然缓缓朝李长青而来。

    李长青忍不住缓缓后退,敕咒符对她没有用。

    随着女人的靠近,冰冷的气息,也笼罩了李长青,她的手,慢慢朝李长青抓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突然,旁边的森林中,白川突然跳出,手起刀落,她的头颅砰的一声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。”白川目光看向李长青。

    白川这突然出现,才让李长青重重的松了一口气:“没事,刚才是什么情况,你怎么消失了?”

    “是这里邪祟用的障眼法,让我从你眼前消失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白川面露愁容,朝上方看了一眼,说:“继续往上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长青微微松了一口气,果然,有白川这根大腿在还是稳的。

    沿着石板路,白川毫不犹豫的踏步向前,再往上走不久,约五分钟左右,便来到彭村。

    彭村已经落魄,这里的房屋大多数是用石头,泥土堆砌而成,不少房屋已经半塌陷,瓦片也四处碎落。

    村口,立着一颗古老的黄角树,这棵树枝繁叶茂。

    李长青不由多看了一眼,见白川已经往村子内走去,他皱眉,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冷清的村子内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白川看了一眼:“这里空空荡荡的,在村子四周找找看有没有线索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村子里面的祠堂找一找,说不定能有什么线索。”

    李长青不太赞同,村子外面能有什么线索,反而祠堂内,一般都会有族谱,以及一些有关村子大事的记录,毕竟是几十年前的事情,只能指望在祠堂之类的地方看能否有线索。

    彭村的祠堂不算大,坐落在村子居中的位置,围墙已经倒塌不少,里面的祠牌,也已经全部搬走。

    好在房屋还没有塌,里面四处都是灰尘,入门处,甚至还结上了不少的蛛网。

    白川走进里面,挥手将蛛网随手扯开。

    走进里面。

    李长青见到这一幕,微微皱眉了一下,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东西都被搬走了。”白川平静的说:“照我看,在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李长青突然从案桌上,抹了一手的灰尘,在白川的肩膀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迅速后退几步,怕他突然暴起。

    白川站在原地,疑惑问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打我一顿?”

    李长青心里咯噔一声,这个白川,有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