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恐怖小说 旱魃神探 第59章 抓人

第59章 抓人

旱魃神探 巫九 2345 2020-04-01 18:32:00
推荐阅读: 狐嫁女惊奇典当铺我的女鬼老婆冥婚难逃:鬼王缠上榻以契为证
13to.com
    回到事务所后,李长青冲了个澡,换了一身衣服,舒服的靠在沙发上,打开电视,看着电视内的综艺节目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唐小雨好像有什么事情想和自己说,犹犹豫豫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是有什么事和我说?”

    唐小雨犹豫再三,还是将准备好的药拿出来,放在茶几上:“我,我花钱买的,每次吃两片,早中晚各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拿起药盒,竟是治疗精神病方面的药物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,给我买这个药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青想起了自己掐脖子的场景,唐小雨该不会真认为自己有精神病吧?

    “谢谢啦,我会吃的。”

    他将药收了起来,他还是第一次见唐小雨花钱呢,也不好打击这个丫头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一间酒吧即将打样。

    肖景山喝得半醉,和一位朋友从酒吧中走出。

    他打着饱嗝,情绪带着不满:“那个小妞,不就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吗?开除我?我在临江码头干了十几年,任劳任怨!”

    “小肖,我说了,明天就来咱们码头这上班,犯不着上火。”

    旁边穿着一件西装的人笑呵呵的说道:“另外,一些货物资源……”

    肖景山手里有着两个本地厂家的稳定货源,他和那两家大型工厂的老总有交情。

    只要去别家上班,这两个厂家的货物,也会随着到别的码头运送。

    那个小妞竟然开除自己,回头,一定得找机会给她好看,暗中组织临江码头的人组织一次罢工?

    或者是举报临江码头?

    他在临江码头工作许多年了,知道一件很深的内幕,如果不是怕担心自己也被牵连,他将此事说出,并且报警的话,临江码头肯定会直接被封停。

    “好!陈总,那我就先回去了,明天见。”肖景山打了个饱嗝,摇摇晃晃的来到自己的车前,很快,就有代驾上前。

    “请问,需要帮您开车吗?”

    肖景山拉开车门,钻进了车内:“回风亭小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坐在后座上,看着代价开车的方向,并不是回风亭小区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:“喂,你认不认识路,开错了,掉头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‘代驾’回过头,开车的是云叔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。”

    肖景山脸色难看了几分,意识到了不对劲,他下意识就把手放到车门前。

    “推门跳车吧,死得也痛快些。”云叔声音很平静。

    这个车速,肖景山跳下去,肯定是活不了的,也省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肖景山的酒已经清醒了许多,偷偷的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。

    “你想杀了我?码头的那些事,你怕我说出去?”

    云叔平静的说道:“现在是法治社会,我可不敢杀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云叔的脚,狠狠的将油门踩到底,车速在城市的街道上,突然暴增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,开慢点,这样你也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喂,快撞上了!”

    车子在城市内,开到了两百马的时速,轰一声巨响,撞到了电线杆上。

    肖景山临死前,看到这个云叔在车子即将撞上去时,化为了一股黑烟,钻到了车外。

    乌拉乌拉。

    救护车,联邦警察,许多部门都赶来了。

    车辆已经被撞得破碎不堪,一具浑身鲜血的尸体,躺在车辆内。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胡雄皱着眉毛,蹲在事故现场,看着车内的尸体:“动手这么快?”

    一旁的白川隔得稍远,他不喜欢这样的事故现场,脏乱。

    临江码头因为之前的爆炸,三十六局本就在暗中开始调查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收到消息,临江码头的一位高管出车祸身亡,今天刚被开除,并且,出事的现场,很奇怪。

    死者在车的后排,而驾驶座,竟没有人。

    从附近的监控录像调取,车祸后,也没有第二个人从车中出来。

    “胡先生,这是受害者的手机,他临死前,曾和人有过一段对话。”

    一位联邦警察上前,将肖景山的手机,递交给胡雄。

    打开录音,听着肖景山临死前和陌生人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基本上确定,应该是码头那边动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将码头的老板控制起来,然后审讯吧。”

    以现场和手机录音来看,开车的那个人,凭空消失了,这个已经是诡异的力量才能办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证据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走,去码头抓人。”

    胡雄坐上车,招呼着白川。

    二人上车,没有带其他人,直接赶往临江码头。

    码头今日,很是寂静,之前黄超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沈青黛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一份杂志随意的翻看着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云叔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人已经按照您吩咐的那样解决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做,很明显会被三十六局的人联想到诡异的力量,会直接查到我们这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青黛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等三十六局的人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云叔眉毛微微一皱,自己之前的提醒,五小姐看样子完全没有听进去啊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多言,站到沈青黛的旁边,垂着手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门外响起保安的声音:“沈老板,有两个自称是联邦警察的人找了过来,但是没有出示证件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上来。”

    沈青黛将手里的杂志放下,倒是有些期待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很想看看,父亲和云叔连番提醒不好惹的白川,究竟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胡雄和白川推开门,走进了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请问,哪位是白先生呢?”沈青黛脸上带着好奇,在二人的脸上,来回扫过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白川声音平静,缓缓说:“贵公司的员工肖景山刚才出车祸死了,还请两位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。”

    云叔沉声开口:“白先生,您应该搞错了,他已经被开除,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。”

    白川耳朵微微一动,辨别出了中年人就是录音中,和肖景山对话的人。

    “抓人。”

    白川不多废话,拿出手铐,往云叔走去,沈青黛起身,伸手拦住白川,面带笑容:“白先生,我们可都是良民,无缘无故的抓人,于情于理,都说不过去吧?”